柏油馬路和鐵皮小屋

BRAND STORY   |   by WISKIND   
象征著時代的變遷與格局的變化,以全球事業審視建築之美。

1992年我們迎來了第一個正式的辦公場所——大哥龍淮製作的一間木質框架、鍍鋅外皮的小屋。這間小屋很精致,大形還是尖頂房子的樣式,但是外皮全部用鍍鋅板包好,連房頂都是整張鐵板貼上去的。因為是木框架,包得整整齊齊,所以格外平整,一眼看去,就是個“尖頂鍍鋅豆腐塊”,放在村頭相比其他家清一色的石棉瓦房,美觀又顯眼。這間小屋共計不到10平方米,為了讓人知道我們賣哪些貨,就在鐵皮牆上做了相應的廣告宣傳。裏麵僅僅能放下一張桌子和一張床,辦公的時候就坐在床上。放床是因為這不僅僅是白天賣貨的“辦公室”,也是夜裏的“保衛室”。

undefined

為什麽要做這樣一間鐵皮屋?因為我們日思夜盼的柏油路終於通到村頭,這裏迅速自然形成了一個黑白鐵交易市場。80年代末,在我們最先幹的幾家帶動下,福旺村已經成為小有名氣的“白鐵村”。那時候鋼鐵貿易的萌芽已經破土而出並茁壯成長……當時貨源比較緊張,采購起來很難,偶爾就會出現缺貨各家之間相互借用的情況,以當天的價格,現錢交易。後來,自己進貨太麻煩,我們幹脆去各地的物資公司,大批量地買下貨物來,再散賣給其他加工戶。幹這種買賣的人越來越多,村子的名氣也越來越大。但生意好了,有個問題卻死死地卡住了發展的咽喉,那就是通往村子的這條爛路。

通往村子的這條路地麵千溝萬壑,塵土飛揚,顛簸中貨散落一地甚至翻車的場景時常發生,地上的車轍壓得有半米多深,底盤低的車根本進不去。遇上下雨天,一地黃泥湯。這與當地蒸蒸日上的貿易形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春節過後的一天,我們一夥做生意的年輕人聚在一起吃飯,酒過三巡,大家決定去鎮上請願修路。到了鎮政府,也不知道找誰,一夥年輕人麵對鎮上的某位領導,戰戰兢兢地提出了修路的請求。當時我們也都不知道接待我們的領導姓甚名誰,但是那天我們一夥人,深切地感受到的是黨的溫暖和政府執政為民的熱情。鎮上非常重視,大力支持,馬上就辦。我們幾個請願者也都自發捐款,盼望著早日修好。

92年夏天,這條路就通車了。通車的那天,我腳踩在這條柏油鋪成的路上,心裏那叫一個舒暢,遠處駛來的車輛和載滿貨物駛向遠方的車輛在眼前交匯,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道白光,我的心裏閃現出一個念頭——這裏注定是一方偉大的土地,這注定是一項偉大的生意,我們要開創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,讓這片土地更加閃光,這是時代交給我們的任務。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什麽叫使命。後來這條路又修了,公司發展的規模越來越大,我們也有能力捐出更多的錢,鎮政府將這條新修的路命名為“LOL竞猜平台路”。

現在鐵皮小屋隻能從照片中看到了,或許不會有人覺得有多麽美,這恰恰反映了時代的變遷與我們眼光與格局的變化——中國目前以全球視野審視建築之美。我們生產的金屬幕牆,不僅僅用在了自己的辦公樓上,它亮相世博會德國館,將現代主義設計與中國製造融合在一起,展現出了別樣的風情;它勇奪雄安第一標,成為中國建造的國際一流綠色、現代、智慧城市最早的磚瓦之一。而我們的使命一旦明確就始終如一——以工業品創新和流通促進社會資源的集約利用。